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内容

《古兰经》汉译述评

时间:2015-2-13 16:50:08 点击:

  核心提示:《古兰经》被穆斯林们认为是以“安拉的名义”降示的,中国穆斯林则尊称其为“天经”或“宝命真经”。所谓“天经,乃天降 之文,非圣人所作文,其义包括前圣亿万之经,详幽明化育之理,天道、人道、修、齐、治、平之...
     《古兰经》被穆斯林们认为是以“安拉  的名义”降示的,中国穆斯林则尊称其为“天经”或“宝命真经”。所谓“天经,乃天降 之文,非圣人所作文,其义包括前圣亿万之经,详幽明化育之理,天道、人道、修、齐、治、平之法”(l).
      回族穆斯林学者认为适雅(尘世)有四部真经,一曰乾坤万物,二日古今兴  废,三曰府尔歌尼,四曰身心性命命(2) “府尔歌尼”即《古兰经》,据说是穆罕默德作为最后一位“先知”。在传播伊斯兰教的23年中,由安拉通过“天使”哲伯勒依据早已注定的原型本,逐字逐句地授予这位“先知”的。它的每一句经文都体现安拉的意志,是伊斯兰社会的立法依据和穆斯林的行动准则及道德规范,对阿拉伯世界的思想文化,历史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据伊斯兰教相传,历代不少“先知”都接受安拉降示的经典,作为“奉命行教,引  导世人”的凭证。“自阿丹之生也、-一钦差313 位圣人。敕降天经114部,悉天地之原 始,阐人神之秘密,究性命之从来,明万 物之归宿,昭著四方,炳若星日,圣圣相 传,道同辙合”(3)。绝大部分经典失传, 至今仅知的有《讨拉特》(《旧约全书》), 降示予穆洒(摩西);《则道尔》降示予达伍德;《引支勒》(《新约全书》)降示予尔萨(耶稣);降示予穆罕默德的《古勒阿尼》(《古兰经》),则是通过“删经,定制,总前圣(经典)之精微而为大成”的最终一部经典。  伊斯兰教从不否认《古兰经》与古代经典(主要是新、旧约全书)的源流,以及两者间扬弃继承关系。认为古代经典最初也来自“天启”。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古代经典的内容被大量篡改。早已面目全非,而《古兰经》则被认为是异常圣洁,每一个字,每一个音标,来自“天启”,没有一丝一毫的更易.古代经典的降示,主要适应不同的时代,适应不同的部族.其制度禁令是以当时的社会实际制定的.而随着社会的发展,由《古兰经》取而代之,结束了古经的历史使命。
    中世纪伊斯兰经学家嘉拉路丁·苏尤提(?一1505)根据经文含意,分别给《古兰经》订了55种名称,如“读本’。“光”、一真理”、“智慧”、“诫”、,“启示”…·。·全部经文30卷,计114章,6236节。卜说一62节)。回族穆斯林的传统说法是6666节:“按天经,一千命令,一千禁止,一千譬喻,一千警吓,一千典故,五百合义不义,五百赞至求祈,六百六十段革除免除”(4)。
    某些人对《古兰经》表示怀疑,否认“天启”的权威,甚至认为是穆罕默德的“伪托”,因而《古兰经》称这些人为“诽谤者”,不止一次地对之谴责(5)。穆罕默德总结自己的一生:“吾少也,牧驼为业。迄为圣以教化为业,晚迁默底哪,以征伐为业”(6).表明这位“先知”生前系“文盲”,没有接受教育的机会,自然不善于作文章。以《古兰经》辞藻的华丽,带有韵律雄辩而美丽的散文水平,绝不可能出自。文盲”之下。在伊拉克、摩洛哥、叙利亚、阿’拉比亚、埃及等国家,到严密地遵守着被《古兰经》规范化了的阿拉伯语音。现在一些阿拉伯语作家们,还在自觉地努力模仿《古兰经》的风格(7).
    《古兰经》传人中国,有关的记载是,“当其时,隋文帝闻风向慕,遣使至天方求经典,圣命臣赛尔德、婉歌师等资奉天经全部传人中国,遂遍天下。子孙历代相传,以至于今”(7).这种说法,显系《回回原来》一类流传的翻版,似是而非.隋文帝杨坚统治时期(58一600),“先知”穆罕默德刚开始秘密传播伊斯兰教,仅在麦加城郊活动,《古兰经》正‘敕降”中,没有编纂成轶,至于《兰经》在唐以后随伊斯兰教传人我国,应是无可置疑的.
    某些清真寺早期汉文碑记中,虽有穆斯林‘净心诵经”,“诵经持斋”的记载,却语焉不详,没有点明‘经”名.汉文典籍则称‘番书”,甚至混称为“佛经’.清代,汉文典籍始以不同译音称呼《古兰经》《西域闻见录》称‘润尔罕”;《西域水道记》称‘库鲁安’;但回族穆斯林学者称‘古尔阿尼”则比较切近原音.
    中国穆斯林学习《古兰经》,一直是采用较原始的方式,只求记忆和而念经文,不求甚解.即使阿匐也仅能租识大义,较深微亦莫解,所谓‘我国自唐代有教,千余百年来,司择者抱持原本,师傅徒授。仅传口译讲解,虽曰作始有伦,而辗转口述,日久不免多所模糊,既无汉译辞书,可以参考,而教师率不请国文(汉文L遇有译语间吐词不甚了然者.面面而相觑,尝至无法确证,号称经学大师,真能执古兰经本对众讲述流利者,恒不多睹。一般坐经堂、拥皋比,传道授业率多囫囵其词,陈陈相因.弥久弥堕……’(8).这种口传心授的教学方法,沿袭日久,必然导致‘经文匾乏,学人廖落,既传译之不明,复阐扬之无自”(9).据明代泉州《丁氏族谱·祖教说》当时,族中人视不识先民使用的语言文字一阿拉伯文和波斯文,·诵清复初者所应有此,又有门弟子证实其师研  习古兰多年,旋译旋火,雅不欲示人”  (11).所以认为这个译本恐非出自经学大  师马复初之手.
    《古兰经》全译直到现代才正式提到日  程上,但历来有两种主张,一种坚决反对  汉译,理由是,“《古兰经》之庄严为《古  兰经》所固有,第为保持固有之庄严,不  使因汉译而受鄙视”.因为《古兰经》·是  ‘天启”、“超人的经典”,非一般言辞,表达  不好,反而亵读经典.而主张可译者认  为,《古兰经》“就真理一面讲,是可以用一  种文字来表达或翻译的,就音节文风的高  尚说,译文当然绝不如原文,为便于不通  原文的人研究计,那只有翻译之一途了”  (12).有人虽然表示同意翻译,但提出了  严格的要求:“古兰一经。如日月经天,江河纬地,为万古不灭之大经典,译成汉文  后,无论采用何种文体,要当保持其原有之庄严,与堂皇之气慨,亦历万古千秋而  不刊,神全国穆民遵之泰之。与佛经相培.试观佛教之《楞严》、《法华》筹经,  自玄奘译后,千余年来文人骚士率多研求之者,从无一人或敢增损一字,是其明证”  (l).
      1927年,汉族学者李铁挣以坂木健一  的日译《古兰经》为蓝本,参考雷德威尔  的英译本,由中华书局出版了我国第一部  汉译足本《可兰经》.当时,曾有人指出该  译本的三大缺点1,译者不请阿拉伯文,直  接参考原文本,而间接从他种文字译出,,不免失真.2,《古兰经》各种注释多达数百种,对《古兰经》素列精深研究者,辄误解本意.3,《古兰经》每个篇章降示,都有一定历史依据,对早期伊斯兰教一无所知者,往往格格不人(14)李铁铮译本;虽没有引起伊斯兰教内外人士的重视,然而它首开先河,推动回族穆斯林学者“田已动手”翻译《古兰经》。因此,半个世纪以来,继李铁挣《可兰经》之后,《古兰经》汉译本计有姬觉弥《汉译古兰经》(193]年)(实际是李虞 表阿訇和薛子明,樊抗甫等人集体译作,但穆斯林仍视为“教外人士”之作,不予重视);王静斋《古兰经讲解》(甲本1932年,乙本1942年)刘锦标《古兰经汉译附传》(1943年);杨仲明《古兰经大义)}(1947年);时于周《古兰经国语译解》(1958年,台湾版);马坚的古兰经》汉译出版较晚(1981年)
    不同文体,不同形式,不同风格的《古兰经》汉译本,群芳竞秀,各具特色:“例如有的译本,用凝炼典雅的文言体,给人以深奥含蓄之感;有的译本,用通俗畅达的白话文.给人以简明易懂之便;有的译本,用寺院教学中世代沿袭的经堂语,使受过薰陶的父老乡亲乐于接受,觉得亲切有味’(15).
    总的来说,《古兰经》汉译可概括为文盲,经堂语,白话文三种文体,文言当以杨仲明的《古兰经大义》为典型,译文“采用严格的直译方法,是经过细致的字斟句酌的成品”.以古兰首章“法蒂哈”为例,译文是“世赞维主,养诸世界,普慈特慈,掌报日者.唯尔是拜;唯尔仰助,祈赐以直路,斯人之路,乃尔施恩,非尔恼怒,亦非迷误”.译文凝重,足与刘智摘译片断经句媲美,历来深受通晓阿拉伯文,又具有一定汉语水平者所欣赏,然而结合穆斯林大众文化水平不高的实际,对此种高雅译文。则不免下里巴人之于阳春白雪。王静斋的《古兰经译解》,最早版本用文言,后又出白话文,其中颇多经堂语,兼有较强注释,流行广泛,深受穆斯林欢迎,然为学术界人士所不取,著文很少引用。马坚所译《古兰经》,具有“忠实、明白、流利”的特点,由于某些洋文称安拉为“神”,西北西南宗教界人士颇有微词。
    继已问见的九种《古兰经》汉译本之后,80年代末、林松的《古兰经韵译》作为后起之秀问世,为广大穆斯林提供一部别开生面的《古兰经》汉译本:
    韵译《古兰经》并非自林松始,国外早已有先例,据说阿布顿拉·优素福·阿里的英译本,之所以享有国际声誉,不少伊斯兰国家争相翻印,就在于他以韵文译经,为广大穆斯林林所欢迎。
    1927年,上海中国回教学会组织哈德成、伍特公,沙蓄余着手翻译《古兰经》,当时就有人建议:“《古兰经》意旨深远,欲求译文适合,殊非易易。稍不典重,则无以表达经文之庄严。稍过文怖,又虑普及之为难,故译文宜通体以五言的语,仰易成诵……不貌为高古,亦不使流于粗鄙,其格求与老杜、陶令之五古相近,其文则言近旨远,而有雅俗共赏之乐”(16)。伍特公主张,文体尽量采用古典诗文的笔法,极尽汉文词藻之美庶几可与原文相适应。学会依据群众提出原则,“乃酌中以散文体译出,译文庄重而不流俗,经义显明而不生硬,为汉译《古兰经》最佳之作”(17)。由于学报停刊,仅发表三卷。1943年,沙善余完成文言译文初稿,历经战乱,荡然无存(18),后人情之。
    林松的译正填补了这个空白,译者译经的主要动机,便是据《古兰经》富于韵味感的特征,借用汉语丰富的音韵尽力转达,表述《古兰经》的精神实质和艺术凤貌。古人论诗,认为好诗不在于堆砌华丽词藻,而在于天然无雕饰郎所谓易见事务诵读,易记忆。《古兰经韵译》基本符合“三易”要求,译文既阐明经义,又有可读性,而且也容易牢记不忘。同时附有简明确切的注释和石明,有助于读者对经文的深入理解
    1980年,西北五省(区)伊斯兰教学术讨论会在银川首次举行,揭开了新时期伊斯兰教研究的序幕,继而全国又掀起热潮,发掘和整理关于伊斯兰教的史料。撰写论文,不断有所突破。《古兰经韵译》问世,也就是回族伊斯兰学术研究领域中城一项丰硕成果。”

作者:纳国昌 来源:《甘肃民族研究》1990.1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纳家营伊斯兰文化学院欢迎您的光临!(www.njyiu.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云南玉溪通海纳古镇 滇公网安备53292702000109号
  • Powered by laoy!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