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内容

21世纪的宗教、伊斯兰教与科学之关系

时间:2015-2-13 16:42:20 点击:

  核心提示:宗教是人类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在人类文明历史进程中,较早出现的精神活动成果便是宗教,其次是哲学,继而才是科学。宗教作为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有着悠久的历史、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广泛的社会基础,尤其是超越国度...
     宗教是人类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在人类文明历史进程中,较早出现的精神活动成果便是宗教,其次是哲学,继而才是科学。宗教作为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有着悠久的历史、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广泛的社会基础,尤其是超越国度地域、民族种族的三大世界性宗教一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以及盛行于中华民族本土与华侨中间的、以儒、释、道教为主线的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皆有千年以上的历史传承,汇集着历代哲人的智慧之光,宗教典籍浩如烟海,形成博大精深、哲理奥妙和耐人寻味的宗教文化体系。宗教文化潜移默化着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伦理道德观,以各种形式渗人到人类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在各民族的民风民俗中处处都可以捕捉到它散发的特有气息。在当今科学极度昌明、世俗化越来越普遍的时代,宗教的意识观念也很难从人们的精神世界中被彻底地驱逐出去,或将它的影响清除得一干二净。故至今世界各地仍有着约五分之四的人群信奉着宗教。
    在人类即将跨人第三个一千年,迎接21世纪这个以高新科学技术为基础的知识经济时代来临之际,展望宗教文化的发展前景,探讨宗教与科学的关系是一项相当有意义的工作。
    (一)未来世纪文化的交流与抗衡
    本世纪90年代初,东方冷战结束后,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塞缨尔·亨廷顿曾说,“19世纪是民族国家的冲突,20世纪是意识形态的冲突,下个世纪将是文明的冲突,因为今后各文化之间、各宗教之间和各种族之间的边界将成为分界线”。他还进一步指出,在世界文化领域将出现“三分天下”相抗衡的格局,即西方的基督教文化,东方的中华儒学文化和中东的伊斯兰教文化。这里姑且不论他对儒学文化和伊斯兰文化“对西方文化最具有威胁性”的攻击论断,单就他把今后国际间的竟争引向文化领域的说法来分析是有一定道理的。毋庸置疑,21世纪国际间的竞争将在经济领域中激烈展开,而科学技术和经济实力是竞争场中的两项强有力的、具有决定性胜利的因素。因此,世界各国对经济发展的渴望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强烈,对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认识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深刻。为了尽快实现现代化,各国领导决策层都在从发展战略上进行调整,将“教育为本”、“科技兴国”和“知识致富”作为国家现代化、民族繁荣兴旺的目标孜孜以求之。在文化上,又都努力发掘和积极保持本民族的优良传统及价值观念,以防止现代西方文明中腐朽文化的侵蚀和同化。因为,西方世界固然科学技术领先,经济实力雄厚,但在物质高度发达的同时,伴随在社会生活和文化中滋生的金钱至上、人情冷漠、纵欲行乐、吸毒、淫乱、犯罪率居高不下和道德沦丧的不良社会风气极大地销蚀着人们的心灵,污染着精神文明。西方文化是现代的,但现代化并不等于全盘西方化,这也就是文化品位和层次异于西方文化的东方发展中国家抵制西方文化侵蚀的原因。所以,将未来世纪各国在实现现代化进程中  出现的文化之间的渗透与反渗透视为“文明之间的冲突”也未尝不可。
    (二)时代发展需要宗教
    就当前社会发展的趋势看,在西方国家中随着社会的富有和物质的纷繁,拉大了人际之间的距离,金钱冷漠了感情,名利加深了鸿沟,“争名于朝,争利于市”的奔忙给人们带来了“无名”烦恼,内心世界失去平衡。有些人为寻求内心平静和与他人、环境更加和谐地相处,又重新燃起宗教热情。在东方发展中国家,人们为追求幸福生活而疲于奔命,人生的价值取向及人际关系也发生了新的变化。有些人物质生活改善了,而精神生活却空虚了,贪图金钱和财富的物欲纵乐诱导道德沦丧的丑事时有发生,这也为宗教的复苏提供了基础。所以有人发出未来世界将是宗教世纪的感慨。我们说,宗教,尤其是世界三大宗教和中华文化中的儒教,既不单纯是一种意识观念,又不单纯是一种情感心绪,也不单纯是行为操守,而是对宇宙万象和人类自身终极目标的认知及立论处世和生活方式的一种表达,是使人类文明呈现出立体的、纷繁多样性的和不可缺少的文化形态。可以预见,这些文化品位高、哲理丰富、教化性强名够引导人精神升华和内心趋向平衡的宗教,随着社会的进步必将继续存在下去。再者,我们从人类的天性上来分析,宗教观念人皆有之,只是由于生活在物质世界中的人所处的环境、所遭受的境遇和对客观事物的思维方式及感悟不同,表现出程度上的差异而已。事实上,当一个人处于孤立无援的危险绝望境地时,本能的求生欲望会促使他从颤抖的内心发出“天啊!”、“上帝啊!”的呼救,这便是潜藏的宗教意识外现化的反应。因为此时此境他期望获救奇迹的降临,而这种奇迹只能寄托于冥冥中的造物主。人类心灵深处嵌印着的这种宗教情感始终处于“剪不断,理还乱”的状态,尤其是在官位权势、金银财富无力逆转“厄运”的时刻,这种心情意念表现得最为强烈。其三,从宗教的形成发展看,宗教观念是人类生存中对诸如宇宙和人的由来、生与死、灵魂与肉体关系等超然之谜的思索和对万象变幻自然的好奇探知以及对群体社会问题的认识等历程中相伴产生的。后经哲人们围绕“终极目标”不断从神学、哲学上进行阐释充实,逐渐使宗教信仰学理化,最终形成了五彩纷呈的宗教理论体系。在历史的陶冶中,各大宗教在对社会、伦理道德、经济、政治及自然和人群关系的阐释认知等层面上有着许多合理的因素,才得以传承千年,经久不衰,为众多的信徒所信奉。而一些文化内涵贫瘠、品位层次不高的宗教,由于难以适应社会发展则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为人们所摈弃淘汰。所以,现存的宗教都是经过千年以上历史的锤炼而延续下来的,渊博的哲理仍在吸引着教徒精神的升华。再从宗教的社会功能看,它的首要功能之一就是给人以道德教诲,是人们在物质世界中认知事物、立身行事、价值取向和道德情操修养的精神支柱及心灵慰藉的镇静剂,是驱恶从善和仁爱情感力量的源泉。当今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渗入人类生活的各个层面,与现代化相伴随的世俗化已成为许多国家的发展趋势。在当前物欲横飞的时代,人类的物质生活愈来愈丰富,而肆意纵欲导致道德沦丧和追求权势财富不择手段的不良风气已成为现代社会的顽瘤,极大地销蚀着人们的精神情操和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生活。在这种社会风尚面前,宗教文化中有关人生价值取向和仁爱和谐的道德教诲更显得富有人情味。人类作为群体生存的高级生灵,不仅需要物质生活,享受物质文明带来的乐趣,而且还需要高尚的精神文明生活,在自我实现中,能够与左邻右舍、亲友同事及家庭成员和睦相处,以仁爱宽怒之心联络感情,共享安乐。宗教的道德教诲能使人从内心深处受到感化,领悟人生哲理,自律个人的社会行为,指导人类在现实生活中克制私欲,乐道自得,摆脱烦恼,不斤斤计较于个人的物质享受,不贪恋于诱人的世俗浮华,不屑荣辱得失,不动声色贷利。
    正因为宗教意识是人类的天性,它将信奉者的思想、情感和行为统一于自律性很强的道德规范上,发挥着法律难以替代的社会功能;在对客观事物的认知上,仍有众多的未解之谜需要探索,所以,宗教不会随时代的进步而消亡。正如世界著名的英国数学家、逻辑学家和哲学家A.N.怀特海评论的:宗教和科学是影响人类的两股最强大的普遍力量。自17世纪近代科学诞生之日起,数百年来,宗教与科学之间的关系问题就一直是人们关心和争论的重要课题之一。这是因为:宗教对自然世界的阐释在很大程度上固化了人们对客观事物的认知,面对科学发现带来的新思想,在观念上有一个转变、接纳的过程;在历史上,宗教和科学之间曾发生过尖锐的对立,科学家为传播新的思想一度遭受到教会势力的疯狂迫害,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这种尖锐的对立,主要发生在中世纪时期的西方基督教世界。在东方的伊斯兰教世界及儒家文化的中国,宗教和科学和睦相伴,还涌现出无数闪烁人类智慧光芒的古代科技成果,共同为社会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尤其是伊斯兰世界,古代科学乘宗教昌盛之风大放光明,由此引发了欧洲文艺复兴,推动了近代科学的产生,使人类社会迈人近代历程。
    (一)宗教文化对社会的影响
    在中世纪,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都是浓郁的宗教文化占据统治地位,主导着人们的日常行为,支配着社会生活。这一时期,在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儒家文化的地区和国家中,由于对科学技术所持的态度不同,社会发展也相应处在不同的水平上。
    公元5~15世纪的欧洲各国,在基督教神权的长期专制下,教皇以执行上帝的旨意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亚里士多德与基督教神学结合而成的“自然是存在物的等级系统”宇宙观和“三位一体”的传统上帝观念等,长期束缚着人们的精神和思想,不敢触及科学或对《圣经》教义产生疑问,教皇和神父轻蔑古代科学典籍,斥科学是对上帝的亵读,视知识为异端,学校是犯罪组织。长期的神权统治导致人们无知愚味,社会停滞不前,科学技术毫无建树,史称这一长达千年之久的时期为“黑暗的欧洲”。
    公元7世纪,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诞生,载承崭新宗教文化和新鲜活力的穆斯林在很短时间内建立了版图辽阔的伊斯兰帝国。走出沙漠地带的阿拉伯穆斯林为征服区的古老文明所吸引,他们遵循《古兰经》的启示和先知穆圣的教诲,崇尚理性,热爱科学,追求知识,如饥似渴地学习西方古希腊、罗马文化和东方波斯、印度文化。从8世纪倭马亚哈里发王朝起,到阿巴斯买蒙哈里发王朝达到巅峰,掀起了著名于世的百年“翻译运动”。通过大量古代科学、哲学典籍的翻译,拯救了几将泯灭的古代文明,穆斯林成为西方和东方文化的继承者。在王朝首府巴格达建立的“智慧宫”,云集着众多不同信仰的人才,他们从事研究或译释科学著作,各地的清真寺成为穆斯林学习宗教或其他知识的场所。在西班牙的科尔多瓦和托莱多,穆斯林学术活动异常活跃,教育普及的状况欧洲无比伦比,科尔多瓦大学成为欧洲文化的灯塔,吸引着毗邻的基督教徒纷纷前来汲取科学文化知识。中国的四大发明经阿拉伯穆斯林之手,由西班牙传人欧洲。穆斯林在译释科学典籍的同时,还积极从事科学实验,在天文学、数学、医学、化学、物理学、生物学和地理学以及哲学、文学等领域涌现出许多著名的科学家,如阿尔’花刺子模、穆斯拉姆’马吉立德、阿尔’哈金、阿尔’拉兹、伊本·森纳、阿里·伊本·爱萨和扎比尔,伊本·海扬等。
    在古老的中国,优越的自然条件、稳定的社会政治、发达的农业与手工业相结的经济以及以儒家务实为正统的悠久文化,给中华民族生产实践和学术活动创造了宽松的环境,产生了举世闻名的指南针、造纸术、火药及活字印刷等四大发明,纺织、瓷器、冶金、造船及中医中药等行业技术水平之高,为世人叹为观止。以墨子、张衡、刘徽、祖冲之、一行、沈恬、郭守敬、李时珍和宋应星等代表的科学家,把古代中国的科学技术推向遥遥领先于世界的地位。
    有的学者曾作过统计八5世纪以前的技术发明,几乎都是中国和阿拉伯人创造的;9~11世纪世界著名的科学家中,除中国人外,就数阿拉伯穆斯林人为最多。史实证明,在近代科学诞生之前,宗教对欧洲社会的发展起着羁绊作用(当然,阻碍社会进步的因素很复杂,有政治的、经济的。思想的和文化的原因等等,但当时欧洲漫长的黑暗,基督教神权专制、僵化的教义和教会势力的反动确实起着重要作用人在伊斯兰世界及中国。由于宗教与科学相安无争,虔诚的宗教信仰并没有妨碍人们从事学术研究活动或成为科学家,因而社会文明、文化发达、科学昌盛,两者为中世纪的社会进步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二)宗教与科学的对立
    16世纪中叶,波兰天文学家尼古拉·哥白尼经过三十余年的观测,创立了“太阳是宇宙的中心”之学说。“日心说”标志着近代科学的诞生,它比较真实地描绘了太阳系的结构,否定了一千多年来基督教信奉的“地球是不动的核心大体”、“人是字宙体系的中心”等信条,动摇了由《圣经》和基督教神学确立的中世纪宇宙观念。哥白尼的新宇宙观必然引起教会阶层的强烈反击,宗教与科学之间的对立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被斥之为违背《圣经》的异端学说,被列为禁书达百年之久以分心说》的支持者、意大利天文学家布鲁诺被宗教法庭判为异教徒惨遭火焚而死。伟大科学家枷里略发表了支持哥白尼学说的《天体对话》一书后,神父们组成“反伽里略联盟”,并由教会法庭对伽里略进行残酷审讯。西班牙科学家塞尔维塔斯提出的“血液循环以心脏为中心”的学说因与基督教神学维护的“肝心说”相抵触,也被教会用火烧死。
    18世纪,意大利科学家伊萨克·牛顿在实现人类历史上科学理论第一次大综合后,牛顿力学使基督教经院哲学在物理科学中失去地位,人们接受了牛顿建立了“自然是一个决定论的机械体系”世界观;世界好比是一座时钟,上帝则是钟表制造匠。
    19世纪中叶,英国生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一书问世后,又极大地冲击了西方世界长期以来持有的“物种不变”和上帝创世一次完成的神学观念,在社会5!起强烈反响。科学家之间、科学家与神学家、宗教人士之间,就“进化论”引发的:“上帝与自然”、“人与自然”、“进化论伦理观”和《圣经》“创世纪”的描述等问题展开激烈地争辨。当然,此时的欧洲在经过文艺复兴、基督教改革运动、产业革命后,科学技术和社会已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教皇失去了绝对权威,教会势力已不在支配社会,人们从神权的桎梏下解放出来,因而这场有关进化论的论战,只能以平和的学术争论形式表现出来,再也没有重现教会迫害、火焚科学家的悲剧。
    到了20世纪科学时代,科学在许多领域不断获得惊人的发现,把人们对自然的认知推向一个更高、更深的层次。基督教人士为了维护宗教信仰,开始以理性的态度对待科学,不断对自身的传统观念,《圣经》的形成以及以往拘泥于《圣经》字句的阐释等方面进行调整和修正,出现了新正统神学、存在主义、实证主义、自由主义神学和“过程哲学叮持续创造论)等学说派流。对于宗教和科学的关系,已不再混为一谈,认为两者分属两个不同的领域,科学探讨的是对客观实在事物的认知,宗教《圣经》给人启示的信念主要是对上帝与自然、人与世界、人生价值取向及道德善恶等方面的体验和认知。两者虽面临的是同样一个自然界,其差异在于:宗教使用的是“演言语言”,而科学则使用“观众语言”。
     西方世界自近代革命摆脱基督教神权束缚以来,经过四百年的发展,社会经济获得了巨大进步,创造了现代文明。16世纪以来,影响世界历史及人类生活方式变革的每一项科技成果,几乎都是出自欧洲人之手。
    与此同时,东方伊斯兰世界和中国的封建王朝却开始停不步前,昔日文化发达、科技昌盛、社会文明的繁荣景象逐渐失去光辉。随着西方列强的军事、经济和政治上的侵略,不少国家沦为殖民或半殖民地。东方近代的落后,宗教文化并不是主要原因,而是政治僵化,缺乏民主,统治腐败,经济落后,教派纷争,闭关自守和对新兴科学技术轻蔑以及盲目排斥西方文明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三)现代世界宗教与科学的关系
    在社会即将迈人21世纪之际,人们绷从历史的发展中认识到,科学和宗  教作为社会现象,都是人类文明的构成部分,分属两个不同层次的认知领域,有  着各自不同的社会功能。科学既不能消灭宗教,宗教也不能替代科学,它们将并存于世,为推动社会进步作出各自的贡献。正如现代物理学家,量子理论的奠基者之一M·普朗克说的:“宗教和自然科学是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当代西方世界,关于宗教与科学的关系概括起来有三种见解。第一种见解是近代资产阶级无神论的观点,认为科学与宗教的冲突不可避免,科学将最终战胜宗教,因为科学是批判宗教神学最犀利的武器。第二种见解是用科学的理性否定宗教的有神论,但又从功利主义出发,肯定宗教道德的社会价值,所以宗教有存在的必要。第三种见赚主张在宗教和科学这两个不同的领域中寻求共同点,反对把两者对立或隔离起来,或用科学消灭宗教;宗教和科学在最普遍的方法论问题上具有着共性。这三类见解并存于西方,以最后一种观点最为普遍。
    在东方无神论国家,宗教曾历受磨难。当权阶级只片面看到宗教唯心主义的一面,长期滥用列宁“宗教是麻醉人的鸦片”之说,全面否宗教及其它的社会功能和文化价值,以批斗宗教人士、关闭宗教活动场所和强力宣传无神论思想等措施达到限制、消灭宗教的目的。结果适得其反,宗教信仰并没有从信教者的思想意识里根除。东欧的宗教随着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解体,犹如雨后春笋般地复苏,教会也得到国家的承认。
    在伊斯兰世界,尽管许多国家政权与宗教分离,宗教仍一直在民众中有着雄厚的基础。面对西方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强大攻势,振兴国家以民族解放运动、伊斯兰复兴运动的形式表现出来。穆斯林有识之士通过反思历史,从《古兰经》、《圣经》中汲取力量,在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和致力于发展民族经济的同时,努力发掘伊斯兰文化中传统的人生观、伦理道德观以及崇尚理性、尊重科学的美德,抵制西方物欲主义滋生蔓延的腐朽文化。当今,伊斯兰复兴运动方兴未艾,正在唤醒穆斯林民众的觉醒,成为国际上一股积极的、不容忽视的振撼力量,难怪享廷顿发出“西方受到威胁”的恐惧呐喊!
    三、科学觑中的伊斯兰教
    有的学者预言,未来世纪是科学与宗教的世纪。因为,当今的世界,科学技术已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强大生产力,而良好社会秩序的建立,宗教的道德教诲将发挥法律难以取代的社会功能;尤其是当人类的科学探索进人更广、更深的难以视觉化领域时,神奇的大自然的奥妙促使人暇想踊跃,在终极认知上向造物主靠近。本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相对论的确立者A·爱因斯坦将科学与宗教的关系说的最为确切:“科学没有宗教就像瘸子,宗教没有科学就像瞎子”。
    在三大宗教中,伊斯兰教文化中蕴含的适应科学技术发展的思想最为丰富。这是因为伊斯兰教对科学探索的态度是肯定的、积极的,它提倡理性,反对盲从;尊重科学,反对迷信;鼓励学习,反对愚味。这种对科学的态度可以从伊斯兰教唯一的天启经典——《古兰经》的众多启示中得到印证。
    (一)《古兰经》启示的认识观。
    伊斯兰教认为:世界事物是可知的。这种可知论的观点是通过《古兰经》在反复向人们列举了大量的自然现象后,指出只有那些“会观察”、“善思维”、“有学问”、“有知识”、“能理解”和“会听道”的民众才能认识的教诲上表述出来的。这些循循善诱的经文无疑向穆斯林敞开了追求科学知识的大门。因为造物主的迹象就隐含于自然中,要认知造物主,就必须观察自然,探索自然。对于那些生于斯世,不动脑筋,不事学习,不追求知识和不升华信仰的人,《古兰经》进行了严厉的谴责,指称“他们有心却不用于思维,他们有眼却不用于观察,他们有耳却不用于听道,这等人犹如牲畜,甚至比牲畜还迷误”(7:17 9)。伊斯兰教要求人生于世,不能象动物那样只为饱腹而生存,必须积极学习求知,认识客观世界,做一个理智健全的穆斯林。
    穆斯林的信仰来源于《古兰经》的启示,而真正对造物主的确信则来源于对客观实在事物的观察,思考及个人生活实践的体验与感悟。《古兰经》醒示穆斯林,造物主虽不能用肉眼观察到,但自然界的森罗万象却处处显示着造化者的哲理、探索科学的认知活动就成了伊斯兰教提倡的一种全新心理的标志。对在信仰上不盲从祖辈传承的伪信,科学实验活动就成了穆斯林认知造物主的重要途径,它既是对造物主的顺从和敬畏,也是感谢造物主恩赐生活物质的一种表达方式。在《古兰经》降世以前,没有任何宗教典籍号召人们从理性上探索科学,从自然中追求科学知识。
    伊斯兰教是提倡理性的宗教,追求知识,鼓励学习,在伊斯兰文化中占要很重要的位置。《古兰经》说:“真主的仆人中,唯有学者敬畏他”(35:28人“真主以真理造化这一切,他向有知识的人解释种种迹象”(10:5),“你说:‘有知识的与无知识的相等吗卜惟有理智的人能觉悟’”(39:9)。先知穆圣说:“求知,是每个男女穆斯林的天命”,“从摇篮学到墓穴”,“学问即使远在中国,亦当求之”,“信士死亡后的永垂不朽的善功,便是传授的知识,阐扬的文化,留下优秀的子孙和益人的著作……”。中世纪伊斯兰世界科学昌盛,学术活跃,追求知识蔚然成风的盛况,无不与《古兰经》倡导知识、崇尚理性的教诲有关。
    (二)《古兰经》启示的人生观。
    与佛教、基督教不同,伊斯兰是号召人追求两世幸福的宗教。《古兰经》给穆斯林的教诲是务实的,符合人性的,它将信仰融人生活的各个方面,提供了一个既有精神追求又有物质享受,行为还受道德约束的完整人生观。
    穆斯林认为,现实生活应该是美好的,那些放弃物质适度享受(2:168, 7:31~32)和远离尘世的禁欲或苦行以及离群索居的“修禅”等,都是违背《古兰经》教诲和推卸人生使命的消极行为。《古兰经》反复启迪,人类负有造物主委托的两项重大使命,即崇拜唯一的造物主和代主治理大地(51:56,47:31,10:14)。为使人类生存和执行使命,造物主又创造了自然万物,并令其服务于人类(2:29,16:13,……人同时,还以生活中的种种困难及后世复活日的审判来考验执行使命的成绩(2:155,67;2,99:6~8)。所以,人类作为地球上的主人,生命意义极为伟大。穆斯林的人生使命感激励着人们以积极人世的献身精神,自觉地肩负起建设物质世界、推动社会进步的使命。要执行“代治大地”的使命,就必须进行科学探索,获得有关自然的知识,以恩赐的自然资源为对象,进行各种创造性的劳动,解决生存及社会发展的需要。一个只知履行宗教“五功”而不刻苦学习追求知识的穆斯林,在信仰上是不健全的,行动实践上是没有全面俗守或轻视怠慢主委使命的人。追求两世吉庆和全面执行人生两大使命的信仰,鞭策着穆斯林热爱知识、重视科学研究,为伊斯兰教适应科学时代提供了思想基础。
    (三)《古兰经》启示的世界观。
    和所有宗教一样,伊斯兰教在世界观方面,《古兰经》以大量的启示论述了宇宙万物的本源问题,以满足人类天生的好奇心。这些启示简洁明了,精譬清新,超越了时代,令人惊奇:
    (1)宇宙万物皆源于真主的创造(324,40:68,……)。
    (2)万物依真理而被遣,皆含有一定的发展变化规律(6:73,44:38~39,……)。
    (3)宇宙是一个动态的发展过程,大自然是一个相互依存的有机整体,各按其不变的运动规律运行至一定期,直到消亡毁灭(48:23,36:36~39,46:3,67:3~4,……)。
    现代科学发现已证明,自然界存在着有序性,万物构成的生物圈、食物链使大自然形成一个有机的和谐整体,它们相互依存、栖制约。至于万物的“本源”奥秘,自人类有史以来,哲学家、科学家一直在进行着执著的探索,但时至今日,神秘的面纱远未揭示。当科学家的科学探索从宏观世界进人到微观世界、从无限大领域到无限小领域,无数超出人类视觉化范围的现象愈来愈令人感到困惑,难以给予合理的解释,如,自然参数为什么能精确到丝毫不差的固定数值而不再发生变化?宇宙法则为什么能精密无误地控制着物体的运行而不紊乱?一个微小的细胞中含有亿万个基因,这些功能而异的基因又是受什么指令控制而能准确地传递信息进行增殖?在这些深奥难解之谜面前,有的科学家猜测,一定存在着一种至今尚未被认识的神秘力量控制、支配着这一切。从伊斯兰教信仰看,这种神秘的力量就是来自造物主的大能,因为穆斯林确信:“他凭真理造化了诸天与大地”(6:73),“万物本源于造物主之创造”是终极真理。人类对“本源”的科学探索所获得的真理只能是相对的,学术理论上的“昨是今非”现象普遍存在,它促使科学家对宇宙万物的认知不断深化攀升,逐渐向终极真理接近,但由于未解之谜永远存在,而且随科学探索的深化不断会出现新的未知领域,人类也就永远达不到认识、掌握和运用终极真理的水平。人类尽管掌握了许许多多先进的科学技术知识,卓有成效地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但与拥有无限智慧的造物主相比,始终是一个有限与无限的关系,正如(《古兰经》指出的:“你们只获得很少的知识”(17:85)。
    伊斯兰教鼓励人类摆脱束缚,对大自然的奥秘进行科学探索,并充分肯定科学家能够揭示一部分规律,从中获得有益的知识以便执行“代治者”的使命,因而穆斯林的世界观是符合时代精神的,它预示着在未来世纪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所以,在穆斯林看来,科学和宗教是一对孪生姊妹。
    4.《古兰经》的启示超越了时代性。
    《古兰经》虽不是一部科学专著,但在对自然森罗万象的论述方面却为精确,与迄今发现的科学事实相一致。尤其是在有关宇宙天体的形成与演化、物质万象世界的变化、日月星辰的有序运行、地球的保护层与和谐性、人类始祖及生命的起源,人体胚胎发育的阶段以及植物的两性繁殖等等论述极为炼达严谨,超越了降赐的蒙昧年代。有许多描绘自然现象的经文,直到科学极为昌盛的现代,才逐渐为科学家所破解。如:
    《古兰经》指出,天地的创造是造物主在六日内造化的(7。54),而这一“日”的长度是人类计算的一千年、五万年(30:5,70:4)。科学家认为,天地的形成经历了漫长的历史阶段,或地质纪年。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学者都有将这“六口’理解为“地质纪年”的说法。
    《古兰经》指出,天地原是闭塞团结的Q1:30人现代科学的最新学说是“大爆炸”理论,即宇宙起源于一个直径为为10-34 着巨大能量的小质点的瞬时爆炸。如此小的质点在视觉上可视为“无”,这可以说是接近《百三经》造物主从“无”中造化天地的说法(6:73)。
    《古兰经》指出,真主造天时,天还是蒸气(41:11)这与科学探索中构成宇宙早期的物质是气态的论点不谋而合。
    《古兰经》指出,“天体运行各循一条轨道”(21:33)。科学发现证明了宇宙中的星球运动有着各自的规律性及运行轨道。
    《古兰经》指出,“真主造化了七层天和同样数目的大地”(65:12),现代科学于本世纪50年代发现了在由群星构成的太阳系、银河系外,遥远的太空中还在无数庞大的河外星系。至于类似地球有生命的星体,目前虽尚未发现,但科学家却正在不遗余力地探索着。
    《古兰经》指出,真主创造了天、地和天地之间的一切(32:4)。科学家证实,在天和地之间存在着“星际物质”,它是原始星球分裂过程中产生的残留物,弥漫于整个空间。
    《古兰经》指出,“天,我以力量建筑了它,我在扩展它”(51:47)。现代科学发现,宇宙正在以光速扩展延伸着。
    《古兰经》预言,人类可以借助一种力量登上太空(55:33)。本世纪已经实现了在太空中行走、登上了月球,这种力量就是克服地球引力等科学技术。
    《古兰经》指出,地球有保护层(21:32,37;6~7,41:12)。 现代科学研究表明,臭氧层是保护层之一,它吸收紫外线,直接关系着地球上生物的存亡。
    《古兰经》指出,真主用水造化了一切生物(21:30,24:45),现代科学研究表明,生命起源水,水是生命形成的一个最重要的不可缺少的条件。
    《古兰经》指出,人类是阿丹(亚当)和好娃(夏娃)的子孙。现代考古学家、人类学家、生物学家以及语言学家的研究有“人类同源”、“始于非洲”的说法。
    《古兰经》指出,“他自一点精上造化人类”(16:4),“他造你们于母腹中,在三重黑暗里,一层复又一层”(39;6),还详细描述了人体胚胎在子宫中的发育阶段(22:5,32:9,75:37~38),这些叙述与现代知识完全吻合。
    总之,《古兰经》在道德教诲和人生价值取向上,有着指导穆斯林迈向高度文明的功能(因限于本文主题,这方面的内容没有涉及);在对客观世界的认知上,有着崇尚理性、尊重知识和鼓励探索科学的启迪功能。在21世纪,伊斯兰教必将与科学在各自的领域内获得更加协调地发展,共同将人类社会文明进步,推向更高的层次。
                                          (作者单位:陕西省轻工业厅)

作者:马骏龙 来源:《第三届西安伊斯兰文化研讨会论文汇编》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纳家营伊斯兰文化学院欢迎您的光临!(www.njyiu.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云南玉溪通海纳古镇 滇公网安备53292702000109号
  • Powered by laoy!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