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内容

伊斯兰教婚姻制度与回族婚姻习俗的研究

时间:2015-2-13 15:21:33 点击:

  核心提示:由于历史的原因,回回民族和伊斯兰教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大至生老病死,小至日常生活,都受着伊斯兰教不同程度的影响。回族的婚姻习俗,更与伊斯兰教的婚姻制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回回民族从形成初期开始,...
    由于历史的原因,回回民族和伊斯兰教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大至生老病死,小至日常生活,都受着伊斯兰教不同程度的影响。回族的婚姻习俗,更与伊斯兰教的婚姻制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回回民族从形成初期开始,又受着汉文化和儒家思想的熏陶,在某些方面显示出受到汉族或居住地区的民族婚姻的习俗的影响。因而,回回民族的婚姻习俗既源于伊斯兰教的婚姻制度,又杂有汉民族婚俗的特点。
    一、伊斯兰教婚姻制度产生的历史背景
    恩格斯说:“我们断定,一切已往的道德论归根到底都是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的产物”①。伊斯兰教婚姻制度的产生与确立,也正好说明了这一点。伊斯兰教产生前的阿拉伯人,大都是逐水草而居,随季节流动的游牧民族,“生活来源依靠畜牧及抢劫绿洲和附近农业地区的人民”②。只有半岛西南部的也门地区,土地肥沃,经济比较发达,是沟通东西方贸易的商道。但从公元五、六世纪以来,先后遭到罗马帝国支持的埃塞俄比亚人和波斯帝国的入侵掠夺。以致这个东西贸易的必经商道,因频繁战争而遭到中断,遂造成土地荒芜,失业者增多,使阿拉伯半岛本来难以维持的经济,陷于崩溃的地步。大部地区“过去一度存在的城市缩小或者消失了,游牧生活普遍代替了商业和农业”③。伴随着经济的衰落,阿拉伯人的道德沦丧、骄奢淫荡、伦常倒置、血统紊乱,酗酒聚赌,风行一时,作奸犯科者层出不穷。当时阿拉伯的妇女,虽然担负着伐薪汲水,挤乳编篱,织布缝纫等繁重家务劳动,但游牧民族的主要劳动,如放牧、打猎、商品交换等,仍由男子进行,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男子们经常参加部落之间相互掠夺草地、水源、牲畜、财富的“战争甚至已成为他们平常的习惯和日常的生活了”④。这一点女子是无法相比的。加之战争使男子人数减少,妇女过剩,所以她们的社会地位较男子低下得多。于是社会上乱婚充斥,一夫多妻风行,妇女被当作玩物,而受人鄙视。
    伊斯兰教的婚姻制度正是在这种政治、经济以及道德观念陷于全面崩溃的背景下产生和确立的。其基本内容和主要立法思想都反映在作为伊斯兰教的基本纲领和“永久宪法”的《古兰经》里;穆罕默德及其弟子的言行录《圣训》又对此作了进一步的说明,并加以具体化。在《古兰经》的麦地那时期启示的二十四章里,对穆斯林的婚姻规定了比较详尽的条例,可以说,伊斯兰教婚姻制度的确定,是以麦地那里的出现为标志的。
    二、伊斯兰教婚姻制度的主要内容与分析
    1、提倡穆斯林履行结婚义务
    伊斯兰教是既讲出世又讲入世的宗教,主张凡是穆民都要结婚。《古兰经》中规定:  “你们中未婚的男女和你们的善良的奴婢,你们应当使他们互相配合”(24:23)。“真主以你们的同类做你们的妻子,并为你们从妻子创造儿孙”(16:73)。穆罕默德也曾说过:“有婚娶能力者应当结婚”。所以“在伊斯兰教国家,结婚几平被普遍认为是一件积极的义务,忽视这种义务,就会招致严峻的责备”。结婚虽是个人的事,但与整个社会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相亲相爱、和睦相处的夫妻关系,是维持社会的细胞——家庭团结的基本因素,是关系社会秩序安定与否的一个主要原因。伊斯兰教主张穆斯林又龄婚配,保持民族延续的道理也在于此。
    2、结婚的双方必须是穆斯林
    伊斯兰教不同意穆斯林同非穆斯林之间的婚配,《古兰经》告诫穆斯林,宁可娶自己家中的奴婢, 也不得同异教者婚配。但如果非穆斯林的男子或女子皈依伊斯兰教,穆斯林仍然可以和他(她)们通婚。对于已经订了婚约的非穆斯林女子,穆斯林的男子必须索回聘礼,解除婚姻关系。伊斯兰教唯一允许同异教徒结婚的是基督教的女子,伊斯兰教认为,基督教的创始人耶稣(尔洒)是穆罕默德以前的列圣,受过“安拉”的经典,因此基督教女子同穆斯林男子结婚,可以同穆斯林妇女一样,享有同等的女权。不过伊斯兰教关于非穆斯林不能通婚的教义,随着社会的发展,在一定的历史条件和具体环境下,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但是对方婚后都必须皈依伊斯兰教,这一点始终没有改变。
    3、主张男女有婚姻自择权
    伊斯兰教的婚姻制度承认妇女有选择丈夫的权利,父母之命,媒的之言必须在男女双方同意的前提下才能生效,反对任何形式的强迫、买卖婚姻,如果男女双方不同意,婚姻绝对无效。《古兰经》中有这样的规定:“当她们与人依礼而互相同意的时候,你们不要阻止她们嫁给她们的丈夫。这是用来规劝你们中确信真主和后世的人的”(2:232)。穆罕默德为此作了更为明确的说明:“未获姑娘同意,不能婚娶她,未获寡妇同意,也不能婚娶她”。“不论寡妇或处女,没其许可,别人不得作主缔结婚约”。在双方均是穆斯林或曾受“天经”的白由女,都自愿同意结婚时,还必须要有两位同级人的证明,男方纳合理的聘亿 婚姻才能生效。向未婚妻赠聘礼(麦海尔),并不是伊斯兰教的发明,早在伊斯兰教以前的阿拉伯半岛上,拜物教徒中就流行着这种习俗,不过那时的聘礼,实质上是把妇女作为商品买进的一种货币,不足自愿赠送的。伊斯兰教主张向未婚妻赠送聘礼,与前者在性质上有根本的不认 这种聘礼一方面是防止男子随便的离婚,从经济上有所牵制;另一方面是女子在万一离婚的情况下,生活上可以有保障,等于是保护妇女的一种经济措施。凡已赠送女方的聘礼,当然的成为女子的私产,不管男子同她一块生活或者离异 都不能索回。如果大方自愿放弃或不要聘礼婚约也是成立的。聘礼的多少则取决于男子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不主张女方强行索取厚礼。后来由于聘金缺乏限额,造成了社会问题,于是有些国家不得不以现行法律作补充规定。如埃及是二十五皮亚斯,索马里是一千索马里先令,阿曼规定聘礼不得超过300阿曼里亚尔。
    伊斯兰教鉴于以前阿拉伯人的血缘关系混乱,如寡妇实行内婚制,出现父死子娶其母,兄亡弟纳其嫂等婚娶现象,遂在《古兰经》中明确禁止血亲和近亲之间的结婚,“你们不要娶你们的父亲娶过的妇女,但已在的不受惩罚。这确是一件丑事,确是一种可恨的行为,这种习俗真恶劣!真主严禁你们娶你们的母亲、女儿、姐妹、姑母、姨母、侄女、外甥女、乳母、同乳姐妹、岳母、以及你们所抚育的继女,即你们曾与她们的母亲同房的……真节严禁你们娶你们亲生儿子的媳妇,和同时娶两姐妹。”(4:22、23)
    4、实行有限止的多妻制
    伊斯兰教的婚姻制度,在原则上主张一夫一妻,但在特殊。情况下可娶四个妻子,而这也是有条件的。《古兰经》中说:“如果你们恐怕不能公平对待孤儿,那末,你们可以择娶你们爱悦的女人,各娶两妻、三妻、四妻,如果你们恐怕不能公平地待遇她们,那末,你们只可以各娶一妻”(4:3)。从这一规定看,伊斯兰教之所以最多允许穆斯林娶四个妻子,是从孤儿不能享受公平待遇为前提的,而且男子必须有一定的经济能力,对四个妻子都能平等待遇才行,否则,只能娶一个妻子。这与伊斯兰教创建前的阿拉伯社会的随意娶妻纳妾是截然不同的。
    伊斯兰教的多委制,也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改变,就今天的阿拉伯各国来看,基本上实行的是一夫一委制。埃及“虽实行一夫多妻制,但实际上一夫多妻的为数很少”。在阿曼“尽管一个男人,允许成为四个女子的丈夫,但绝大多数男人只娶一个女子为妻,只有那些富豪财主们才娶几个妻子”。事实上,随着科学文化的不断发展,人们道德水平的逐渐提高,旧的传统婚俗在不断的发生变化,一夫一妻制的婚姻越来越多的被各国穆斯林所接受。
    在伊斯兰教的婚姻法里,除了正当合法的结婚外,严禁两性之间发生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古兰经》里说:“你们不要接近私通,因为私通确是下流的事,这行径真恶劣”(17:32)。在一些以 《古兰经》为“宪法”的伊斯兰国家里,未婚男女发生两性关系或强奸女性,要飨以八十大鞭;而已婚男女通奸,就将奸夫与奸妇处以石击之刑。但这种事情必须有四名目击者作证方可定刑,“调戏清廉贞洁的穆斯林妇女”是伊斯兰教规定的七种不义之罪之一。对污陷妇女不贞或有其它私情的人,《古兰经》里规定不但要打八十鞭,而且永远失去作证人的资格。这是旨在保护妇女,提高妇女的地位,防止不法之徒的损害。
    5、尊重妇女的态度与高婚、再嫁的规定
    伊斯兰教针对阿拉伯人以前歧视妇女的种种恶劣行径,强调在夫妻生活中,男子要善待妇女,互爱互助。认为在人类社会中,男女都是一样的,在人格上并无差别。禁止殴打妻子。伊斯兰把婚姻看成是一种社会契约,“男人要慈善、友爱地对待妻子们,即便妻子有了过错,也要讲究方式,妥善处理”。以保证夫妻之间的感情和相亲相爱的生活。
    伊斯兰教又规定,夫妻之间确属感情破裂,再无法共同生活,经公正人调解后仍无效,双方都有要求离婚的同等权利。但不是提倡离婚;只是在万不得已时才许可离婚。为此在《古兰经》中作了种种劝导的规定。
    伊斯兰教允许寡妇再嫁,反对蒙昧时代的阿拉伯人不把寡妇当人看的习俗,认为男子向寡妇求婚是正当的。
    伊斯兰教的婚姻制度虽然大部分反映了一千多年以前阿拉伯半岛的社会特点,在今天我们看来,有些也并不完美,甚至不是我们所能接受的。但在当时的特定历史条件下,对当时社会上的道德沦丧、女权低下、无限制的多委制、遗妻弃子造成寡孤充斥等社会现象,进行改革和修正,制定出比以前先进的婚姻法,无疑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伊斯兰立法工作是一种崭新的、改革的工作。对于蒙昧时代的制度改动很多。伊斯兰律例限制多妻的数目,增加妇女的自由,变更蒙昧时代阿拉伯人的婚姻与离异的制度,建立和蒙昧时代相反的继承法”,是应该持积极的肯定态度的。我们不能超越历史阶段评价某一个人和某一项制度,在看到其不足之处时,也要看到其在历史上曾经起过的积极作用的一面,“在伊斯兰教中,公正地对待妇女的问题是有根有据的——从历史上看,同其他国家颇为落后的宗教和习惯比起来,至少伊斯兰更加明显地提高了妇女的地位;伊斯兰宣讲并且实行男女双方在财产和社会地位方面完全平等”。伊斯兰教婚姻制度中的有些规定,如主张婚姻以自愿为主,禁止包办、买卖婚姻,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婚事大办,挥霍浪费,禁止血亲婚配,提倡夫妻间的互敬互爱,不轻易离婚,男女双方在婚姻问题上权利对等等,直到今天,仍然有它的现实意义。
    三、伊斯兰教婚姻制度与回族婚姻习俗的关系
    伊斯兰教婚姻制度对回族婚姻习俗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在日常生活之中,除了宗教活动外,伊斯兰教对回族影响明显的莫过于丧葬和婚俗,“国内信仰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风俗习惯大半与教律有密切关系”。但这种影响并不是全盘接受伊斯兰教的婚姻制度,而是有着中国的特色。归纳起来是大同小异碰,并有自己的特点。这个大同是说,在主要的婚姻条件、要求、禁例上,回族的婚俗与伊斯兰教的婚姻法是一致的;小异是指回族的婚俗不在违背伊斯兰教婚姻法的前提下,有些仪式和做法中带有中国汉文化和儒家思想影响的痕迹、特点,则是指伊斯兰教婚姻法中没有,但在回族当中确实存在的婚姻现象。
    二、受伊斯兰教影响的回族婚俗
    回族对伊斯兰教婚姻法中穆斯林成年后必须结婚,不能终身不娶不嫁的规定,持拥护态度,也主张结婚是“瓦直卜(当然),是“逊奈”(圣行),认为“婚姻为人道之大端,古今圣凡,皆不能越其礼而废其事也。废此,则近异端矣。”妈所以在回族中终身不娶不嫁者,实属罕见。父母关心儿女的婚事,是他(她)们义不容辞的贡任,除年龄太小不能成婚的儿女外,一般在父母亡故前,都给儿女订好亲事,并以此而受到乡邻的称赞。如果父母双亡以后,没订亲的弟妹长大成人,其同胞兄长或亲属中的长辈,必须关心和过问他(她)们的婚事,并帮助他(她)们成亲,这巳经成了回族中不成文的规定。否则,无论是父母或见向 亲属中的长辈,都要受到人们的谴责。回族的婚姻以双方都是穆斯林为首要条件,但不排除回族男子娶改尊伊斯兰教的其他民族女子为妻,过去,“回族的女子,不嫁他族,惟男子能娶别族的女子为妻”。
    回族婚姻首先由介绍人做为男女未婚青年的媒介,同双方的家长进行联系。这种介绍人不是专职的,“男氏以家族或至戚,或执友,老成知事而与女氏相识往来者为之主亲,往来于两家说合。不得专属媒氏,恐言语有赔误也”。一般是一些热心的老年男子当介绍人,也有妇女做媒的,不过不如男子那样被信任。介绍人的主要职责是,向双方介绍彼此的家庭情况,聘礼的数目,及择定订婚、送礼、结婚的日期。
    回族婚姻并不主张以门第和贫富为条件,而注重男女双方的品质与才貌,“议婚之道,先访门户乡贯,次察家教,务知男女贤否。或为子求妇,或为女绝婿,皆不得慕声势而托高 门,亦不可取便易而降贱类”。禁止“间八字,争聘财,讲在资,启婚期、奠雁、跨鞍、用音乐、姑迎母送,甚至居丧婚嫁、女死争竟”等不符合伊斯兰教规和繁琐的婚礼仪式,认为“皆风俗之大修谬者,断断乎不可从也”                    
    回族的聘礼,仍主张以男子的经济状况,量力而行,“男氏县币帛,为聘礼,馈于女民。币岛之资,称男贫富,以丰为检。至少不过一两,多随宜”或但这种主张在各地回族中的遵守并不一样。回族的聘礼总的来看,特别是以前,对男子的负担还是很重的,这与伊斯兰教的婚礼必须简朴的规定是不符合的。其外在的原因是我国封建社会买卖婚姻的影响,“男女非有行媒不相知名,非受币不交不亲”(吼记·坊记》)。我国从奴隶社会开始,买卖婚姻盛行起来,到元代以法律的形式规定老百姓结婚、定婚时的彩礼为:上户金一两;中户金五钱、银四两;下户银三两。清代更做了详尽的法律规定。回族形成于元、明之际,自然受其影响不浅。针对回族彩礼日益加重的状况,清初著名的伊斯兰教学者刘智说:“今俗大家以争聘财力事,几成售器,致使两家失和,夫妇失爱,或力不从心,磋防岁月,标梅致叹,坏婚姻之义矣。凡有子女者,断勿行此丑俗”。他又分析了这种以财富为桥梁的做 法,正如把人当商品出卖,在回族和其他民族中都应劝导制止。
    回族风俗中,不管同胞兄妹有没有亲戚或血统关系,都不能结婚,但表兄妹可以结婚。这是不符合我国婚姻法中关于近亲不能结婚的规定的,对民族的健康发展不利,是应该改革和禁止的。
    回族为一夫一妻制。伊斯兰教规定最多娶四个妻子的戒律,对回族并无多大影响。解放前,回族中的一些官吏、富商、地主也娶几个妻子,以满足他们骄奢淫逸的生活,但这是个前,别的现象。普遍来说,回族并不提倡多妻,“回族人民中,没有妻妾之分和大小之别。实际上,回族人民除了很少的一些特殊阶级以外,大都还是一夫一妻的”解放以后,回族人民遵守党的政策和婚姻法的规定,彻底根除了多妻的个别现象,都实行了一夫一妻制。
    回族在伊斯兰教的影响下对生男生女并不追求,认为都是“真主”的安排,非人之所为,“几所生者,皆真主之所命也。或男或大,或聪或拙,无非真主所与,惟承顺真主之命为,而爱育之。若以所生不舍而怨憎之,非怨憎子女也,是怨憎主命也”。对人们生男则喜,生女则悲,甚至虐待、歧视女孩的行为持反对态度。此种评价,生男生女由“天定”的思想,显然是带有“宿命论”的色彩,但生男不足恃,生女亦不足畏的分析,今天看来是对的。
    回族妇女的地位同男子相比,在解放前是有差距的。解放前,主张少妇少女不能接触外人。女自十岁而品格定,非同胞至亲,不应相见。如伯叔,父之同胞也。兄弟,身之同胞也。母舅,母之同胞也,则皆可见。不此略涉疏远,皆其所宣避者”。女子出嫁后,必须绝对的服从丈夫,“父母疾,不命不往视,父母丧,不命不往吊。居贫困而守礼,遭患难而无怨”。这种对妇女不合理的对待,在旧社会,一直沉重地压在回族妇女的身上。现在的回族妇女,则已摆脱了这种旧的习俗和。束缚,婚姻自主,已成为回族人民中的新风尚,那种父母包办,门当户对,索取聘礼,婚事大办等旧的习俗,正逐渐在被摒弃。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也日益提高。
    离婚在回族中是比较罕见的,从过去到现在,回族中离婚的现象较之其他民族要少得多,这是受伊斯兰教不能随意离婚的影响而长期形成的一种习惯。如果夫妻关系确实紧张的不能共处,又经老人们自动调解无效,离婚也是可以的。离了婚的或丈夫早死的妇女都允许改嫁,但须停一段时间。有些妇女离婚后经过一段时间想复婚,也认为是合情合理的。个别地方曾受某些宗教职业者片面主见,曾在旧社会遵行过这样一种规定“复婚以前,离婚妇女须实行一次假婚。假婚是由男子请自己的至好亲友和自己离婚的妻子结婚,仪式一毕,马上离婚,过三个月后,再依照初婚的仪式复婚”。这种情况,显然是对伊斯兰教规定的,妇女想与前夫复婚,必须改嫁他人,而离婚后再与前夫复婚规定的曲解有关。
    费孝通教授说:“婚姻的宗教色彩是最引人注意的一方面。翻开一部记载着各地风俗的书本,五花八门,光怪陆离,花样最多的,也许就是各地结婚的仪式”。回族由于分布全国各地,受当地民情风俗的影响,婚礼的仪式也是多种多样。具体来说,西北回族婚礼中宗教色彩比较浓厚,南方则受汉族婚俗的影响较深。例如:甘肃回族的婚俗仪式是“先由介绍人介绍女家,如给‘口唤’(允许之意)然后定礼;结婚时请阿匐念‘衣札布’(即证婚人训话),当时供阿文证书两份,男女各执一纸,再认大小及亲属。至夜,新郎新娘在就寝前彼此须互问教义,如有不知者,性交即为私合,倘声明以后再学,始为正当”。江浙一带回族的婚礼,十分明显是受到汉文化的熏陶,如旧时迎亲乘花轿、彩车等。其它地方回族的风俗亦各具特色。
    从以上对回族婚俗的介绍,我们看到,伊斯兰教对回族婚姻的影响是很深的。但回族“既生此土,自不能尽异此俗”,加之散居各地,风俗多殊,自觉不自觉的在婚姻上带有其他民族和各地的特色。随着社会的发展,回族的婚姻习俗还会发生变化,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2、回族婚姻的特点
    其一,回汉之间的通婚
    回汉通婚的问题,历来是一个很敏感的事。一般回族穆斯林对此十分反感的原因主要是与《古兰经》中禁止同非穆斯林婚配有关,但在回族形成的历史上,穆斯林与汉族妇女通婚,却事实上存在过,并且是至今仍然存在的客观现象。正如前人所说:“回汉不通婚,惟汉人女子可嫁回人,回回人女子则不能嫁汉人。故所谓汉回不通婚,实乃不然。盖回汉间有片面之通婚关系也”。
    回汉通婚的历史,在《回族简史》中作了这样的阐述;“回汉具有古老的姻亲关系,东米回回和汉族成员同为以后构成回回民族的重要来源,而东来的回回是其中主要的成分。没有东来的回回这一主要成分,回回民族是根本不会出现的。没有回汉通婚这一重要条件,回回民族也是难于形成的”。这里所指的东来回回,主要是十三世纪初期,成吉思汗西征被迫东迁的中央亚细亚各族人、波斯人和阿拉伯人,他们来到中国后,与汉等民族通婚生子,定居下来,成为回族的主要来源。但在此以前,穆斯林与汉族有没有通婚现象呢?回答是肯定的。远在唐代初期,随着唐王朝与大食国的相互往来,随着伊斯兰教传入中国,当时被称为贡使、胡贾和海舶番客的阿拉伯、波斯人,到中国经商,他们大多是只身前来中国。唐政府友好地接待他们,除为他们指定专门的贸易市场外,允许他们保持自己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允许他们与中国妇女通婚,但禁止携带出境,“贞观二年六月十六日敕诸番使人,所娶得汉大为妾者,并不得将还番”。这大概是见于文献的、最早的穆斯林与汉族妇女的通婚。唐中叶的“安史之乱”发生后,来到中国经商的被称为“胡人”的阿拉伯、波斯人,也日渐增多,有些人长期定居,成家立业,“皆有妻子,买田宅,举质取利,安居不欲归”。说明他们已在中国的土地上,与汉族妇女一起组成了新的家庭,永久定居。
    宋王朝建立后,国际贸易比唐代更为发达,来到中国经商的大食、波斯、喀喇汗朝的穆斯林商人留居中国的比唐代更多。这些穆斯林番客,不但与一般汉族妇女通婚,与宗女也有了婚姻关系。宋时把畜客与中国妇女婚后所生的,具有中国汉族和其它族成分的子女,称为“土生番客”。而这些“土生番客”就是形成回回民族的主要来源之一。
    到了元代,大批的回回来到中国,他们分散在全国各地,与汉族妇女通婚的范围,要比唐宋时大多了。“回回在这时都不再以客人自居,他们已把他们的事业,在这块地上打下了基础,他们这样使回教在中国生了根,并让回教在教外人中传播,而吸收新鲜的份子过来”。这些“新鲜的份子”自然以通婚过来的汉族和其他族的妇女居多,也包括一些改奉伊斯兰教的男子。
    明太祖朱元璋在建国后,采取禁止“胡服”、“胡姓”、“胡语”的政策,在婚姻问题上,故凡蒙古人及色国人,听与中国之人相嫁娶,为婚姻。不许蒙古、色目之本类自相嫁娶。如本类中违律自相嫁娶者,两家主婚杖八十;所嫁娶男女俱入宫,男为奴,女为婢。 夫本类嫁娶有禁者,恐某种类日滋也”。统治者制订此政策的目的,一为便于统治,二为防止回回人力量的壮大。但在客观上却加速了回族共同体的形成。回回与汉等民族的通婚,也在这个政策的促使下,有了大的发展。不仅穆斯林男的娶汉族女的,一些回国女的也嫁汉男。所以说,在明以前,穆斯林与汉族妇女通婚是一种历史的事实。
    回汉之间绝对禁止通婚,始于清朝,这是由清政府的民族压迫、宗教歧视政策所造成的。回汉之间也因为清政府和其他地方官吏的挑拨离间,分化利用,产生了矛盾,在日常生活中以风俗习惯等问题发生纠葛,彼此之间在心理上的隔阂,也随之增加,通婚无形中受到了严重阻碍。在史籍记载和以往的研究材料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明代以前,穆斯林和汉族之间并无尖锐的矛盾和冲突,基本上是友好相处,表现在婚姻上,穆斯林与汉族的通婚不受严格的限上。而清以后,在全国特别是西北地区,回汉通婚已绝对禁止,并以此作为衡量一个回族是不是穆斯林的标志。统治阶级坐收渔利的分化政策,使回、汉人民传统的友好关系受到严重的挫伤。
    回汉之间在清代不通婚也有其内在原因,这就是回族人数较之以前已大为增加,分布在全国各地,民族内部的选择有了保证。
筒述了回汉通婚的历史以后,我们怎样理解过去和现在的回汉通婚问题呢?费孝通教授以前曾有过这样的论述;“我们常可以看到异族婚姻的家庭生活不容易美满,但是我们也常说,两个民族要真的能互相了解和合作,通婚是一个最重要的条件”。回族对自己的风俗习惯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们要理解和尊重他们的风俗习惯和民族感情。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另一个问题,即回族“大分散、小聚居”的特殊居住条件,限制了仅在回族内部的通婚。小聚居地区的回族可以有条件选择同族的人,结成伴侣。但在大中城市和南方一些地区,由于回族人数占的比例小,且居住分散,平时难以接触,更谈不上回族青年男女之间相互联系,建立感情。让他(她)们只在本民族内部通婚,实际上不可能也行不通。为此,在大中城市设立少数民族婚姻介绍所,解决散居地区少数民族青年的婚姻问题,是应该受到有关方面的重视。
    我国法律不限制不1阿氏族间通婚,《宪法》“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一章中也规定“男女婚姻自主”。宁夏回族自治区制订的《执行婚姻法补充规定》中也说:“回族同其他民族的男女自愿结婚,任何人不得干涉”。但也不能依此而提倡回汉通婚,毛泽东同志说:“少数民族地区的风俗习惯是可以改革的。但是,这种改革必须由少数民族自己来解决”。回汉通婚又不通婚,是历史上形成的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因此,对回汉通婚问题,要在不同地区,不同条件下,谨慎处理,否则会影响两个民族的团结,对建设两个文明不利。
    其二,教派内部的通婚问题
    只能在教派内部通婚的现象,在回族中并不普遍,仅限于西北地区。但在东乡族、保安族、撒拉族居住的有些地方,也有这种现象。在伊斯兰教的历史上,曾出现过同是穆斯林但宗教不同是否能结婚的争议,“艾布·哈宜法主张男女须同出一宗族,才能通婚。古莱氏人才能与古莱氏人通婚,别的阿拉伯人不能与古莱氏通婚。而马立克却主张只要同奉伊斯兰教者,就能通婚”。《古兰经》没有记载不同教派的人不能通婚,规定凡是穆斯林之间的婚姻都是合法的。可是后来在伊斯兰牧的两大教派: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也有过互不通婚的历史。
    回族在教派、门宦出现以前,在宗教上实行的是格的目教坊制,这种教坊制并不限制教坊与教坊之间的通婚。白清代初期形成门宦以后,各门宦、教派之间,以一些教义上的解释和尊奉上的不同,彼此造成矛盾,婚姻上互不往来。在甘宁青回族聚居的某些地方,伊黑瓦尼派与各门宦不通婚,而赛来奉耶派即“三抬”又与伊黑瓦尼不通婚,虽然不是很普遍,但人为的造成了回族内部的不团结,缩小了本来就不大的婚姻范围,给回回民族发展带来的危害是很明显的。教派内婚造成亲上套系,血缘联系非常紧密的现象,对结婚者及其后代都非常不利。这种既不符合我国婚姻法,也不被伊斯兰教婚姻制度所允许的婚姻习俗,我们必须坚决的加以制止和反对,以保障回回民族权中华民族的健康发展。
    其三,门宦中的“出家人”现象
    中国伊斯兰教中嘎的林耶诸门宦的‘出家人”,还有终身不娶而“于功”的教俗。这主要是受苏非派禁欲主义和“奖励独身生活”吸思想的影响。大拱北“出家人”应遵守的教规中有一条是这样规定的:“减色。即割断红尘,不与妇女交往” 他们大部分的时间是在拱北内或在山幽林中,从来补修参悟功课度过的。大拱北的‘出家人”,“一般都是十分虔诚的教徒,出于善念,求得‘脱离多(恕饶)而送到大拱北,有的还陪送土地房屋,名日侍奉当家人,给祁道祖(指大拱北创始人祁静———引者)打扫拱北,及长学习经典,静修千功,以期趋于至善之境,不娶妻室,仅限于迁居拱北的出家人。他家人不愿出家时,可以迁出拱北,立室成家,还为俗人,教内也干不涉,但还俗成家后又二次出家,则绝对不允许”。从大拱北门宦至今的十辈当家人(相当于教主)“一清峰云月,道传永世芳”的传教者看,他们都没有结婚。
    在上文中,我们已交待过,伊斯兰教不主张穆斯林终身不娶不嫁,那么究竞怎样看待  “出家人”问题呢?我们说,这是伊斯兰教苏非派产生以后出现的特殊现象在回族中的反映,仅仅为中国伊斯兰教中的嘎的林耶门室中的“出家人”所独有,其他门宦并没有。作为一个历史的产物,这些“出家人”的习俗已成为过去。现在,党的政策明确规定,门定制度不许恢复,终身不婚配的“出家人”当然不再出现,它只能以回族婚姻习俗中曾经出现过的一种形式,写入历史。
    回族婚姻习俗的形成,与伊斯兰教是密切相关的。但在今天大,我们不能把它仪仅看成是一种宗教的习惯。因为随着社会的发展,相沿至今的这种婚姻习俗,大部分已失去了原来宗教影响的意义,人们并不认为遵守回族的婚姻习俗,就是信仰伊斯兰教的说见。在现实生活中,好多人并不履行伊斯兰教的各种义务,但保持着回族的婚姻习俗。受伊斯兰教影响而形成的回族婚姻习俗,今天已经成为回回民族的一种风俗习惯,应该受到尊重,再不能把它看成是宗教信仰问题。对回族婚俗中好的一而,如主张勤俭办婚事、反对重男轻女等,我们不应持反对态度。对不符合我国婚姻法,不利干民族健康发展的旧俗,必须加以改革,使回回民族在各个方面来一个大的进步和发展,在建设两个文阴的过程中,做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高占福 来源:《甘肃民族研究》2000.4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纳家营伊斯兰文化学院欢迎您的光临!(www.njyiu.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云南玉溪通海纳古镇 滇公网安备53292702000109号
  • Powered by laoy! V4.0.6